宋景山展示他的工作证和驾照(林高 摄) 宋景山展示他的工作证和驾照(林高 摄)

  “我出生于1949年,能和新中国一同成长,这是一件多么自豪的事情。”如今70岁的宋景山,神采奕奕。

  宋景山是南宁机务段一名退休的火车司机,他从1967年上班到2004年退休,他开了37年的火车,见证了蒸汽、内燃、电力机车的更新换代。

  “当年的蒸汽机车平均时速就50公里,和现在的动车组简直没法比。”宋景山说。

  “我和我的爸爸、侄子都是火车司机。”宋景山从枕头底下翻出了几本证件,慢慢回忆起这几十年来的故事。

 祖孙三代火车司机(林高 供图) 祖孙三代火车司机(林高 供图)

  在铁路系统中,一家三代铁路职工的不少,但一家三代都是火车司机的却不多。宋景山和父亲宋献定、侄子宋波都是火车司机,他们在两根轨道上,传承着三代人的铁路情。宋景山拿出的是他和父亲的工作证,叠上宋波的,三本新旧不一的工作证,蕴含着一家三代深沉的铁路情,同时也见证“中国速度”。

  “这本缺了一个角的是我爸爸的工作证。”宋景山的眼睛不太好,他摸了摸手中的证件,找到那张缺角的薄纸片递给笔者。这张“年岁最高”的工作证上写着:“职务:司机,服务处所:机务股,到路年份:民国2019-09-21”。宋景山说,这张蕴含了父亲大半辈子心血的证件是他从父亲手中救下来的。

  “当时我父亲在清理东西,无意中翻到了工作证,他退休很多年了,也没有保留老物件的意识,觉得也用不上了,就拿了剪刀想把它剪了丢掉,好在我及时阻止了他。”在宋景山看来,这不仅是一张具有历史意义、见证铁路发展的“纸片”,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这张“纸片”对父亲的意义重大。“我父亲当了这么久的火车司机,他是有感情的呀,后来宋波进铁路当上司机之后,我们一家人都特别开心,尤其是我父亲!”宋景山回忆起宋波拿到铁路工作证时一家人的激动与开心。

宋景山的工作证和驾照(林高 摄)宋景山的工作证和驾照(林高 摄)

  在2000年以前,能考上火车司机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,同时也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。但宋景山一家三代啃下了一摞又一摞的规章,练了一遍又一遍的操纵,考取了铭刻着骄傲的火车司机证。

  说起考火车司机证,得从宋景山和爱人叶邕相识相爱开始说起。

  1967年,宋景山的父亲宋献定退休后,宋景山顶父职入路到南宁机务段。1977年,他和爱人叶邕相识,“那时候没有电话,我爱人一来到我家里,我爸爸就得跑到机务段去看计划,然后再回家告诉我爱人我什么时候回来。”虽然叶邕对他的感情很深,但他也有自己的顾虑。

宋景山在电力机车旁诉说曾经的故事(林高 摄)宋景山在电力机车旁诉说曾经的故事(林高 摄)

  “我不是司机,也不是党员。”这就是宋景山最大的顾虑。和叶邕第一次接触,宋景山便再三强调这两点。“我不能骗人家,毕竟司机和副司机有很大的差别,不过好在没过几年,我就考取了火车司机证。”宋景山回忆说。

  火车司机考试分理论和实作考试。“在考理论的前几天,说背得天昏地暗一点都不为过。”宋景山说,当时他就有“一定要考取火车司机证”的执念,越到考试就越紧张,恨不得吃饭、上洗手间都拿着规章。

  “那时候我老婆半夜起来,看到我还在看书,摇了摇头又走了。”叶邕既心疼丈夫,但也知道丈夫考司机证的决心。考试前一天,宋景山一晚上没有睡觉,终于过了理论考试,后面也顺利通过了实作考试,但考证的那段时间,是宋景山辛苦又甜蜜的回忆。拿到司机证的那一天,叶邕给宋景山做了满满一桌美味来庆祝。

宋景山在CEH2A型动车组模拟仿真器培训室体验“中国速度”(林高 摄)宋景山在CEH2A型动车组模拟仿真器培训室体验“中国速度”(林高 摄)

  “现在复兴号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每小时300多公里,火车上都有空调,可舒服了,我们那个年代和现在没法比。”宋景山说。

  “现在老了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但我们的祖国是一天比一天强大呀!”宋景山说,他也是有遗憾的,他想去坐一次动车,但身体远远不如从前,基本上活动范围就是小区楼下的书报亭,每天和同小区的老伙伴一起聊聊以前的事,聊聊现在祖国的发展,聊聊中国铁路的蓬勃发展,也是一件极开心的事情。(王勇 覃宝凤)